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 手機閱讀

就去看看書 -> 偵探推理 -> 虛空極變

第1160章 三只狐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就去看看书-手机版,http://m.97kks.com)     <tent>

    話音入耳,于秋月無邊而言,自然再為正常不過,因為這說話之人,正是此時沖向此處的同行之人?墒莵砣说倪@聲質問,聽到的人卻不止于秋月無邊,黑袍小風與問柳也是聽得清晰無比。

    赤魂林大陣所阻,雙方人馬無法言語交流,無法窺其本相,而如今一陣狂風席卷而過,卻讓對立陣營的兩人聽到了來人的聲音。問柳心驚之余,第一個反應卻是抬掌欲擋對方攻擊,仍是以護黑袍小風為主。

    只是后者此時卻當機立斷,喊出了一聲:

    “住手!”

    來人氣勢洶洶,顯然早有準備,自然不會因為他這一聲呼喊便就此停手。小風自然明白這個道理,可是他如今之所以開口,卻不是喊給來人聽,而是向秋月無邊傳遞自己兩人可以聽到的信息。

    秋月無邊聞言瞬間,雖然心中同樣意外,但卻立時會意。原本抬扇迎上的一招還有所保留,因為畢竟來人與自己同屬一個陣營,他之前之所以出手,完全是出于對小風個人交情之上的相信,心中其實存在矛盾。

    然而此時聞言之下,秋月無邊出手再無保留,因為他知道自己既然聽到了對方的聲音,那便說明陣法有變,卻非惡變。因此于公于私,如今都不能讓來人傷了黑袍小風。

    而在這一瞬之間,秋月無邊甚至做下了一個決斷,那便是眼前來人,如果聽到了這聲住手,仍舊執迷不悟,強行出手的話。自己就算會將之打傷,也一定會全力出手,因為對方動機不純,極有可能便是自己一直在尋找的天外客內奸。

    “?”

    然而其所料略有偏差,原本氣勢洶洶的來人,已然是凌空而起,一刀劈下?僧斔牭綄Ψ胶俺龅哪蔷渥∈种,卻也是微微一愣,再看流月堂主的反應,手中的刀法已收住了三分力道,更是倒轉方向,以刀背應敵。

    “鏗!”

    一聲悶響傳出,秋月無邊手中鐵骨折扇,撞擊在對方刀背之上。一股反震之力,將兩人身形彈開,月下獨行后退半步,而來人由于凌空發招,無處借力,被彈飛而出后倒退了三步有余。

    “是小友么?”

    就在此時,原本自迷霧而出的三道人影中,方才變故突生時后撤的兩人中的一人,此時忽然出聲。小風眼中所見的秋月無邊等人,仍舊還是獸人的模樣,但至少他此時能夠聽到了對方真實的聲音。

    而下一刻,小風便見已退出數十步外的人影,忽然間消失在原地,重新出現在距離自己十步開外的方位,正是一手挪移陣法。

    對方這樣做的目的,自然不是為了炫技,而是想要告訴對方他的身份。小風沒有讓來人失望,憑借對方的聲音,以及他這手挪移之法,小風已判斷出來人正是十域葉老。

    “離愁堂主,此事頗有蹊蹺,稍安勿躁!

    葉老來到方才持刀攻擊小風的男子身旁站立,而后朗聲開口。而那名男子則是回身看了葉老一眼,而后指向小風,拉著長音卻只說了一個字:

    “他...”

    “姬堂主,我可以擔保百里兄并不是我們的敵人,至少這一次不是!

    來人聞言,顯然是聽出了對方這句話真正的含義,這句話可謂是一針見血。來人方才之所以一上來便氣勢洶洶,遇到變故便第一時間出手,其實并不是因為他急著殺人滅口,而是因為紅狼堂主之前介紹小風的身份時,引用的事件很令人尷尬。

    雖然葉老在場,但是紅狼堂主也沒有向對方說,前面那個人就是之前在駐地之中,你們見過的黑袍人。而是告訴眾人,前面那個人,就是青山一役的始作俑者。

    很顯然,后面這個引用,比之前面的說法更有覆蓋力,因為青山關之事,對于此行同來的黃沙、落雁以及北霜三城而言,皆是刻骨銘心的大事。

    所以沒有人不知道,當初的始作俑者是誰,所以他這樣一說,就證實了對方的身份。而后其余九息的時間,紅狼堂主則是在說明他現在的立場。

    只可惜,紅狼堂主忽略了一件事,那便是第一印象對于人的認知其實占比很大,尤其是雙方關系并不太好的情況下。而無巧不成書的是,這位姬堂主,正是當初率領落雁天下會大軍,前往青山關的隨行堂主之一。

    雖然他沒有見過黑袍小風,但卻始終在心里有這樣一個心結,同時做下打算,如果哪一日見到對方,一定要揍對方一頓出氣。

    “哼!”

    姬離愁聞言,雖然已經放棄了出手的念頭,但還是心中氣郁難消,冷哼一聲,將刀收入刀鞘。只是他看向黑袍小風的眼神,仍舊銳利無比,恨不得用眼神殺死對方。

    然而在大陣修飾之下,他這種充滿敵意的眼神,在小風與問柳眼中,卻成了...含情脈脈,雖然兩人明知道自己看到的不是事實,卻還是覺得惡寒陣陣,尤其對方是一名男子,此時形象還是獸人。

    “小友,為何我們忽然間,能夠...”

    葉老見姬離愁沒有出手的念頭,一步越過了他,朝著小風走去。至于他的眼神,葉老沒有辦法,也不打算干預,只要他不影響大局,于自己便毫無關系。

    “我也不知,為何陣法會忽然改變!

    面對小風的回答,秋月無邊毫不意外,而葉老則是無奈搖了搖頭,卻又點了點頭。他搖頭是因為,自己那一絲僥幸心理,看來還是落了空,而他搖頭,卻是自己的猜想不錯,這赤魂林中原來的確被人布下了陣法,而不是什么地界特殊。

    葉老走近黑袍小風,其實并不是因為他習慣與人拉近物理距離然后再開口對話,而是因為他想看看地面上之前兩人所寫的字。只是此時看到這些文字之后,他卻是放棄了推理,看向一旁的流月堂主,投去了詢問的眼神。

    而秋月無邊會意之下,便十分簡潔的開口,將之前兩人所共享的信息,在此時復述了一遍。不過秋月無邊,早已在葉老來時,便已經動作迅速的擦掉了地面上“副閣主,燕尋花”六個大字。

    此時他在開口之時,也沒有拆穿問柳的身份,而是告知葉老對方是玄機閣的堂主,至于名字,他卻沒有說是“問柳”,而是隨便挑了一個平日里沒什么存在感的玄機閣堂主。

    “哦?玄機閣的人?”

    姬離愁聽到這里,終于將眼神從小風身上轉移到了問柳的身上,淡淡開口。而問柳看到對方那種眼神之后,自覺惡寒陣陣,卻還是回了一句:

    “玄機閣,洪晨!

    “既然是玄機閣的人,那我們還等什么,早點里應外合,破了赤魂林之困,到時一定要那些守我們尸的人好看!

    姬離愁似是因為方才沉默不語,積累了不少怒氣,此時開口之間,已不像之前停手之時那般心智。其實若是他平常心境之時,一定能想通,此時在場如此多的人,為何沒有一個人開口說這種話,偏偏自己開了這個口。

    難道他們不心急么,難道他們不像早些破關而出么?當然想,但是此時不說,卻有不說的顧慮。至于這個顧慮是什么,大家心照不宣,而這個道理秋月無邊與葉老,只是互相交換了一個眼神,便明白了對方此時的態度。

    而下一刻,這兩人則是朝著小風投去了一個詢問的眼神,只可惜小風看不到兩人真實的眼神。不過他猜也能猜到,兩人對于姬離愁的話是什么看法,于是開口道:

    “陣法忽然改變,實在太過蹊蹺,此事還需從長計議,以免有詐。此地并不安全,當務之急,還是讓玄機閣堂主,去見一見各位會主吧!

    秋月無邊與葉老見狀,對此皆沒有發表意見,但其實他們心中,皆想開口提起此事。只不過這句話,無論如何也不該自己去提,畢竟此時在場的是四家之人,說這種話未免會吐露出不相信彼此的成分在內。

    但這種話由黑袍小風這個不屬五城六會之人來說,卻是恰到好處,秋月無邊與葉老雖不表態,但心中絕對是支持的。而紅狼堂主,原本就站在小風這邊,所以他自然也不會反對,此時唯一的阻力,便是這腦子看起來不大靈光的姬離愁。

    而下一刻,他卻是果然不出眾人所料,開口道:

    “當然,上次會盟,玄機閣缺席,如今玄機閣之人來此,自然應該去見見各位會主。只不過,洪堂主去見這些人便足夠了,你么...我看就不必同行了吧?”

    姬離愁此言一出,秋月無邊與葉老紛紛心中暗嘆一聲,為慕容韜感覺到可惜。想天下會戰力其實在五城六會之中可屬首甲,而且高手眾多,人數也是最多的。

    但不知是慕容韜刻意為之,還是他本身魅力如此,所吸引來的堂主麾下,皆都是寡智之人。雖然武功以及統帥力很強,但卻缺乏變通與判斷,完全是靠慕容韜一人撐著。

    不像其他四城五會,雖然總體實力不如天下會,但好在人才互補,正副會主總能相得益彰。不像慕容韜的副會主熊大,在眾人心中,根本就是一個莽夫的代表。

    然而此時,讓眾人意外的是,第一個站出來反對的人,并不是黑袍小風自己,也不是經常打圓場的葉老,而是問柳。而他此時開口,語氣之中卻帶著幾分毋庸置疑,絲毫沒有半點來求援之人應有的姿態。

    “我們既然同來,也自當同去,如若四城五會不愿結交我玄機閣,明說便是。無需用這種方式,逼我們自行離開!

    話音方落,擲地有聲,秋月無邊與葉老對視一眼,而后齊齊看向黑袍小風。后者則是搖了搖頭,表示這不是自己的意思。三人此時,皆都沒有想到眼前之人,會有如此說話的底氣,與氣魄....</tent>

    虛空極變 </p> (就去看看书,https://www.97kks.com)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全年固定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