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 手機閱讀

就去看看書 -> 其他類型 -> 史上最強煉氣士

第一百三十八章 月神堂,柳青兒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就去看看书-手机版,http://m.97kks.com)     月神堂,聞名長生族的頂尖勢力。

    它和九鳳堂、不死堂還有七煞堂共稱為長生族的四大神堂,也是因為有這四大勢力的存在才能保證長生族長期的和平發展。

    不過四大神堂表面上雖然實力相近,但只有極少數人知道,其中月神堂的實力比另外三大神堂要強不少。

    神堂內部人才不斷出現,讓整個長生族都感到震驚的是幾十年前月神堂內居然誕生了一個真正的女嬰,這個女嬰打破了長生族無數萬年以來的詛咒,她讓長生族看到了變成正常人的希望。

    更讓人震驚的,前兩年九鳳堂也公布了一個驚天秘密,他們族內居然也孕育出了一個正常男性,只是他們隱瞞了幾十年到現在才公開。

    這也就順利促成了他們二人的婚姻,兩個正常的長生族誕生出來的后代會是什么樣呢,幾乎每一個長生族都充滿了期待。

    但這可苦了柳青兒,自己的后半生就這么被鎖定在了那個莫名其妙出現的男人身上,她絕不會輕易接受。

    不過這可不是她自己能夠決定的,為了家族也為了整個長生族的未來,她必須要和李鳳機結合,這就是天命注定的。

    在她一再反抗的情況下,她終于被關在了這座獨具特色的后院之中。

    后院之中,柳青兒的面目依舊冷酷,一頭標志性的短發再加上那副大圓耳環,讓她看起來個性十足,卻又充滿了一種異樣的魅力。

    她的雙腳被一副金色的鎖銬銬了起來,鎖銬上各有一截長約十幾米的金色鎖鏈,這也預示著她的活動范圍僅僅就在這周圍十米左右的空間。

    柳青兒身上的修為和實力全被腳上的那副鎖銬鎖住,此刻的她就和一個普通人差不多,甚至連個普通人都不如。

    沒了修為御寒,她需要穿著厚厚的大棉襖才能抵擋外界的寒冷。

    可是倔強的她總是把棉襖扔到屋內,然后拖著沉重的金色鎖鏈走到院外看著遠方,可能這是她現在唯一能和家族力量抵擋的手段了吧。

    不過每當他看著四周別樣的風情小院,她就會出神的忘記一切,甚至忘記了周圍刺骨的寒風正如刀一般刮著她身上的每一寸皮膚。

    這座小院是陸揚風在長生族的時候親自為她設計的,那時候的柳青兒還很小,但她對那段時間的記憶卻是格外清晰。

    透過刺骨的寒風,她仿佛再次看到了陸揚風,看到他正在院子內到處對著施工工人指指點點,然后又不斷詢問著小時候的自己滿不滿意。

    “呵,我的命從出生就已經注定,所以我這一生都在和家族抗爭,最終……還是沒能斗過他們……”

    柳青兒自語喃喃,她的表情卻也沒有絲毫沮喪,她用最平淡的語氣說著最傷心的事情,這就是柳青兒。

    “你是我最后的希望,你會來嗎,你會帶我離開這里嗎?”

    柳青兒的身體幾乎已經凍僵,刺骨的寒風漸漸的要把她凍成一座冰雕,她的體溫正在急速下降,她體內血液的流速也漸緩慢。

    她的眼神已漸恍惚,恍惚中她看到了自己期盼了無數天的那個人沖了進來。

    “這是……幻覺嗎?”

    柳青兒艱難的說著這幾個字,恍惚的眼神又漸漸變得清晰了起來,然后她就發現這并不是幻覺。

    他……真的來了!

    不過柳青兒并沒有想象中的那種激動,她依舊很平淡,也許是因為她的臉已經凍僵了吧。

    “還有三天,你不來,我就死!彼纳眢w其實已經緩過來了,陸揚風的真氣何其強悍,短短幾個呼吸的時間便已讓她的身體恢復了七八分。

    “事情沒嚴重到這個地步吧!标憮P風輕聲道。

    “讓我嫁給那種廢物,不如死!绷鄡旱。

    柳青兒好像一向都把生死看的很開,這一點讓陸揚風忽然想到了不二公子,他們二人在生死上面似乎有著相同的看法。

    “先進屋再說!标憮P風示意了一下小狐,三人在沉重的鐵鏈聲中走進了屋內。

    柳青兒瞥了一眼小狐,她邊倒茶水邊說道:“你新處的老婆?”

    小狐頓時面色漲紅,低下頭竟不知所措,她本就是害羞的人,更何況被人說的這么直白,她現在更是沒臉見陸揚風了。

    陸揚風也是一臉無語,他說道:“她在妖族遇到了點麻煩,暫時讓她待在身邊!

    柳青兒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么,她很快繞開了這個話題,“幾個月前我就說讓你來幫忙,你應該也知道了我讓你幫我什么吧!

    陸揚風說道:“讓我帶你離開長生族?!”

    柳青兒問道:“你愿意嗎?”

    陸揚風說道:“當然,但就怕你爹娘,還有整個月神堂不愿意!

    “我娘也得跟我走!绷鄡汉鋈蛔猿耙恍,她喝了口茶然后靠在椅背上說道,“至于其他人,要是愿意的話,我也不會請你來了!

    “你想現在就走,還是等等再走?”陸揚風問。

    對他來說,要帶走兩個人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了,別說一個月神堂了,就算四大神堂聯手也不可能阻止他帶走誰,什么時候離開的決定權都在柳青兒自己身上。

    “這個家族雖然對我不好,但他們好歹養育了我,沒有那些個老爺子我也不會有這一身本事!绷鄡赫f道。

    “你想做什么!标憮P風問。

    “你對我們四大神堂的恩怨也有些了解,我們月神堂一旦和九鳳堂結合,七煞堂和不死堂將會徹底被打壓下去,我覺得他們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至少我和那個李鳳機的這場婚禮應該不會順利進行的!绷鄡赫f道。

    “這兩大神堂會借這個婚禮來做點什么嗎?”陸揚風說道。

    “刺龍總令還在我手上的時候我就接收過一個消息,七煞堂和不死堂正在籌備什么,他們一定會利用這個機會動手的!绷鄡赫f道。

    陸揚風點了點頭道:“家族的人知道這件事嗎?”

    柳青兒說道:“當然知道,不過他們不信,他們驕傲自大,九鳳堂的實力本就不俗,再加上還有我們月神堂的高手跟隨,所以沒人把七煞堂和不死堂放在心上!

    陸揚風說道:“但小心行事總是沒錯的!

    柳青兒說道:“所以我需要你,我打算等到李鳳機來接親,然后你幫我干掉那些人,這就算是我為家族為長生族做的最后一件事!

    陸揚風忍不住說道:“但我殺了那些人,婚禮不就能如期舉行下去了嗎?”

    柳青兒說道:“所以你隨后需要做一件事……”

    她說完湊到陸揚風耳旁輕輕低語了幾句,陸揚風恍然的點了點頭,然后又給柳青兒豎了個大拇指。

    柳青兒這才靠在椅子上繼續說道:“這樣一來,也許你都不用帶我逃離家族了,不過結果究竟會如何還得看我的命啊!

    陸揚風點了點頭,這個辦法看似不錯,但依舊有許多變數,正如柳青兒所言,結果如何還得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陸揚風來月神堂沒有驚動什么人,除了柳青兒之外也就只有柳夫人知道了。

    讓柳夫人提前知道也是想讓她吃顆定心丸,因為這件聯姻的事情,柳夫人已經是急火攻心。

    和自己女兒的想法一樣,她當然不支持這門婚事,但她一個人的力量終究微弱,除了干著急什么也做不了。

    夜晚悄然臨近,夜晚更加寒冷,天空飄起了大片雪花。

    從白天到晚上,陸揚風一直都在這里,但除了柳夫人之外,竟沒有一人前來此地探望柳青兒。

    對月神堂來說,現在的柳青兒終究只是一件工具而已,一件可以更加壯大他們的工具。

    嫁給了李鳳機之后,她就成了九鳳堂的人,以后和月神堂就再也沒有絲毫關系,所以這個時候還這么關心柳青兒干嘛,只要知道她在月神堂,還被關在這座院子就足夠了。

    “她……是你什么人呀!

    映著燭火,小狐披著熊皮棉襖坐在門外的臺階上癡癡的問道。

    陸揚風坐在旁邊,他輕聲說道,“算是朋友吧,她很小的時候我就認識了,可以說我是看著她長大的!

    “哦!

    小狐輕輕應了一聲便沒再說話。

    夜晚再度寧靜,只有雪花落地的聲音不絕于耳。

    “那我呢,我又是你什么人?”

    “你……”

    陸揚風思索了一下,一時竟不知如何回答小狐的話。

    “嗯……至少,我也算是你的朋友吧!毙『路鹗亲詥栕源鹨话。

    “嗯,你就是我的朋友!标憮P風忽然開口道。

    “那就好,那就好……”小狐又開心的笑了,她笑著起身,然后笑著走進了柳青兒旁邊的房間。

    當把門關上的時候,她的后背抵住了門,眼淚猶如珍珠一般從眼眶滑落而下……

    她為什么哭成了淚人兒,為什么不敢當著陸揚風的面哭泣,陸揚風明明把她當朋友,她為什么還是哭了?

    也許只有她自己知道答案吧。

    這個世界有太多無可奈何的事情,她是不是也處在無可奈何之中,她是不是也跟柳青兒一樣看清了自己未來的命運。

    柳青兒還有陸揚風幫,她呢?

    “未來的某一天如果我做了什么對不起你的事,你一定要原諒我好不好,因為我們是朋友!”

    小狐自言自語在哭泣中安慰自己,然后她迷迷糊糊走到床上漸漸沉睡,她并沒有注意到陸揚風的眼睛一直都注視著她的房門,直到她入睡的時候才離開……

    :。: (就去看看书,https://www.97kks.com)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全年固定公式规律